<nobr id="txgae"><tr id="txgae"></tr></nobr>

      <button id="txgae"><acronym id="txgae"></acronym></button>
        <button id="txgae"><acronym id="txgae"><cite id="txgae"></cite></acronym></button>
        1. 客服QQ:81620600丨新聞發布QQ:396082688
          當前位置: 主頁 > 企業與法 > 企業 > 正文

          女子訴稱其丈夫因職業病去世多年未得到合理賠償

          華中企業新聞網  2022-12-12 14:46  網站編輯

           近日,四川省簡陽市清風鄉五馬橋村(現劃歸成都市東部區董家埂鎮)吳某花女士致函有關部門,反映其丈夫李某兵因職業病醫治無效去世前后,就其職業病認定及賠償問題多年奔波,至今沒有得到合理解決的問題。

                 

              在提交給有關部門的一份書面反映材料中,吳某花陳述了事情經過:從1996年3月,我丈夫李某兵在簡陽市鎮金鎮金橋熱穩定劑廠工作。廠方進的產品原料,硬脂酸、氧化鋇、無水氧化鈣、鋅、鉛,生產出來的產品:硬脂酸、硬脂酸鉛、硬脂酸鋅、硬脂酸鈣。李某兵擔負著粉塵烘干、粉碎三鹽、再烘干工作。2005年5月住兩次醫院治療,6月25日在簡陽市疾控中心體檢出來當天,老板萬某平就把李某兵解除廠。
              2005年11月,李某兵在簡陽市人民醫院住院治療,7天沒有吃飯。2006年11月14日,李某兵又到華西大學第四醫院職業病醫院去檢查職業病。醫生說李某兵你回去,第二天早上李某兵就暈死過去,過了一會才蘇醒過來了;2007年9月13日,李某兵再次到華西大學職業病醫院沖塵肺。醫生說,李某兵上不了手術臺,檢查結果出來再說。下午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說,你回去找廠方。

                     
                      
              李某兵(上圖)得了鉛中毒和塵肺病需要住院治療,金橋熱穩定劑廠老板萬某平不拿合同,不到醫院。李某兵找鎮領導給調解,鎮領導說他管不到企業;找市疾控中心,科長陳某某讓找市衛生局衛生執法大隊。無果;李某兵又去找市疾控中心陳科長,陳科長說找市工會;又去找市工會,市工會付某某說,這是重金屬的鉛中毒20年都有效,讓李某兵拿證據出來。付某某給鎮里打電話要搶救李某兵是重金屬的鉛,然后又找市疾控中心陳科長。陳科長打電話給萬某平說,你那里的職工這么多年要到華西大學第四醫院職業病醫院去治療,要出證明,李某兵才可以進去。11月14日才拿到證明,職業病醫院的醫生不受理,李某兵就回家無法治療。
              2007年11月30日,李某兵住四川省內江市第一人民醫院去治療,下午就給下病危通知書鉛中毒危險。12月1日不斷的檢查。12月5日,吳某花找住院醫生說要到內江市疾控中心要檢查,醫生就打電話給疾控中心,抽尿檢查,要3點到4點的尿。6日早晨就抽尿,中午李某兵就暈了。下午李某兵要求出院回家,死了拿尸體給萬某平做尸檢。出院回家,12月7日早晨5點去世,鼻子全出的白粉。之后,我們就找金橋熱穩定劑廠老板萬某平,拿李某兵的尸體去做司法鑒定。萬某平避而不見。
              2007年12月10日,內江市疾控中心出結果,尿鉛0.737;內江市第一人民醫院檢查結果,也是0.737。找清風鄉領導又找鎮金鎮領導,村干部一起找萬某平,萬某平還是不見面。但尸體已經停了9天,政府叫吳某花葬了李某兵。
              2008年5月8日,包括鎮金鎮和清風鄉的領導、司法所等部門工作人員、金橋熱穩定劑廠老板萬某平在內的一行人進行調解。吳某花要求開棺驗尸,要求萬某平拿出李某兵3年的疾控中心體檢表,并按要求將當事人萬某平當年帶李某兵到金橋熱穩定劑廠上班時,簡陽市疾控中心的體檢表提交吳某花。5月18日,此體檢表由鎮金鎮領導通過清風鄉干部何某某、周某轉給清風鄉五馬橋村李某忠交給吳某花。這才曉得金橋熱穩定劑廠老板萬某平隱瞞李某宗的鉛中毒和塵肺病情況。2002年臘月25日,包括李某兵在內的全體職工在工資里面扣100元,買的2003年工傷醫療保險。
              2003年,鎮金鎮鎮金村的李某水在金橋熱穩定劑廠上班,沒有買工傷醫療保險,得了鉛中毒,到華西大學第四醫院職業病醫院去住院,排鉛治療。2008年李某水的妻子說,李某水2003年住院治療職業病時,找金橋熱穩定劑廠老板萬某平,要求賠償錢給李某水。萬某平老板說,不寫你的名字,寫李某兵的名字,才能賠償給你。吳某花這才曉得,李某水疑冒用李某兵的名字去排鉛治療。涉嫌騙取保險公司的錢。
              2008年9月8日,查閱李某兵在華西大學第四醫院職業病醫院的病歷,職業病診斷證明書,李某兵死因與職業性慢性鉛中毒無關。李某兵在2007年12月7日去世時,身上還有0.737的鉛濃度,超標10多倍的鉛,這怎么解釋?2009年,李某兵在簡陽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工傷都沒有認定。后來幾經周折,才出具李某兵工傷認定決定書。
              2009年7月6日,資陽市勞動局工傷科周科長,把李某兵所有的病歷拿到衛生行政部門去鑒定,職業病未到等級;2009年把所有病歷拿到四川省職工因工傷殘勞動能力鑒定部門再次鑒定,鑒定結果未上級;2009年11月12日,華大司法鑒定所司法鑒定意見書,死者李某兵生前情況符合職業病鉛中毒。
              2010年3月市工會領導付某明打電話,讓吳某花把李某兵的材料拿到工會,他下午赴京到全總開會。3月7日吳某花拿去華大司法鑒定所司法鑒定意見書,3月8日付某明報到全總。對于華大司法鑒定所的職業病鑒定意見,簡陽市勞動局不認定,簡陽市法院也沒有認定。而根據職業慢性鉛中毒診斷標準有關條款規定,李某兵生前情況達到中度職業病鉛中毒的有關標準。
              2010年4日,就李某兵的鉛中毒和塵肺病死亡之事,吳某花又向簡陽市勞動爭議仲裁部門申請仲裁。于2010年5月開庭進行了審理,駁回了申請人的賠償請求;訴至簡陽市法院,2010年6月2日立案。后來判李某兵承擔70%的責任,金橋熱穩定劑廠老板萬某平承擔30%的責任。吳某花又申請資陽市中院再審,中院說叫吳某花去簡陽法院把3萬多元錢拿了。2011年12月5日,吳某花去把錢拿了就裁定了。
              2022年,吳某花又訴至簡陽法院,6月20多日立案。7月3日,簡陽法院通知吳某花拿裁定書,吳某花在醫院住院治??;7月22日,簡陽法院工作人員回訪吳某花,告知吳某花可以向成都市中院上?;7月25日,吳某花又找簡陽法院朱庭長。吳某花說你們法院立案,司法鑒定所鑒定重金屬鉛中毒死亡,請你們領導商量一下;7月28日,吳某花找簡陽法院打電話給鐘主任說傳話法官說裁定通知書不拿了,不拿上訴通知單和裁定通知單吳某花就上訴不到了。
              時至今日,這么多年過去了,幾經周折,問題仍未得到合理解決,這讓人感到無法理解和接受。以上反映全部屬實,如有不實之處,反映人愿承擔一切法律責任,與媒體發布平臺無關。懇請上級領導在百忙中予以關注,在查清事實真相的基礎上,依法依規妥善處理,還死者一個公道,給吳某花一個說法。來源:華夏民生網

          轉載自:女子訴稱其丈夫因職業病去世多年未得到合理賠償-產新網  http://www.zgcjxw.cn/show.asp?id=26284

          來源:云企網-華中企業新聞網

          91久久亚洲国产成人精品性色_黄色在线观看网站_91在线精品国产丝袜_免费国产乱理伦片在线观看
          <nobr id="txgae"><tr id="txgae"></tr></nobr>

              <button id="txgae"><acronym id="txgae"></acronym></button>
                <button id="txgae"><acronym id="txgae"><cite id="txgae"></cite></acronym></button>